365bet官网贴吧

关于打破区域市场行政性垄断、完善市场监管的政策建议

        2019-03-26 10:34:45 来源: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

        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放宽服务业准入限制,完善市场监管体制。

        一、区域市场垄断的成因与存在问题

        区域市场垄断源于各地区分割市场的发展策略,其背后的根源在于以GDP为考核的官员晋升激励。在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各地方政府以分割市场的方式追求经济增长,虽然这样的发展方式在短期内可以实现就业、经济增长等目标,但其后果却是以扭曲资源的配置为代价。市场分割的发展策略将国内市场划分为省内、省外两个市场,厂商在进入省外市场时要面临市场分割所增加的交易成本,因此,厂商在面对省内、外市场时采取不同的定价策略。市场分割不仅可以阻碍高效率的省外企业进入,还可以保护省内低效率企业免于竞争的压力,也就是说,市场分割不仅弱化竞争来保护本地区企业而且还会阻碍高效率企业的规模扩张,扩大生产率分布差异度,进而扭曲资源配置。

        在财政分权的治理模式以及“GDP锦标赛”的官员考核机制下,各地方政府偏好采取分割市场的发展方式。市场分割可以在一定时期内存进本地区经济增长,但分割市场的经济增长方式无法利用国内市场来扩大规模,这样势必会通过贸易开放和吸引外资来扩张规模以实现经济增长目标。地方政府以扭曲劳动力价格为代价激励本地企业参与出口,以低成本的劳动力优势获得出口的竞争优势。对要素市场进行政策干预,人为地扭曲生产要素价格,通过税收返还、价格补贴等优惠政策实现招商引资,这样势必会扭曲要素资源的配置,也不利于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市场整合与市场分割是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市场化的市场整合和地方保护导致的市场分割,这两种力量决定着能否实现国内市场一体化。

        二、打破区域市场行政垄断、加强政府监管的对策建议

        首先,形成一个统一、开放、自由竞争的国内市场,提升资源配置效率。国内市场分割趋势在不断减小,各省份间市场分割的离散程度在不断降低,国内市场趋于不断整合,但各省市之间依然存在分割市场的“囚徒困境”。因此,必须打破各地区的市场边界和地方保护注意,降低各省市之间的贸易壁垒,发挥整合市场的规模经济效应。虽然市场分割在短期内可以促进本地区的经济增长,但其对资源配置的扭曲并不利于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给定资本、劳动力、人力资本等生产要素的投入水平的情况下,整个经济的产出水平取决于生产要素在企业间或行业间的配置方式,即资源的配置效率,市场则是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重要途径。资源的优化配置必须遵循市场的竞争机制,通过市场机制实现企业的优胜劣汰,实现资源的合理流动和企业的自由进入退出,减少不必要的政策扭曲和行政干预,处理好市场与政府的边界。

        其次,降低行政性壁垒,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形成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良性竞争的市场格局,尊重市场规律,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推动区域产品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和省外企业进入,形成省内市场和省外市场相互发展、相互促进的竞争体系和市场格局。通过国内市场的规模经济效应,可以使得企业积极参与国际竞争,通过出口中学习效应不断提升自身生产率水平,实现企业的优胜劣汰和市场竞争程度的提升。减少不必要的税收补贴和政策扶持,尤其是对于劳动密集型的出口加工企业而言,积极鼓励企业研发创新,降低企业的研发成本,提升“干中学”能力,在国际竞争中不断提升自身的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

        最后,加快国内市场一体化进程,消除一切阻碍市场统一和公平竞争的制度规定和政策壁垒,打破地方市场垄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建立公平的竞争环境实现企业进入退出,以市场选择机制实现企业优胜劣汰,重效率轻规模,特别是对一些规模大而效率低、高能耗的“僵尸”企业。通过市场竞争效应促进企业不断创新,由创新实现企业的“干中学”效应进而提升生产率水平,实现要素资源向高效率企业、创新型行业的再配置。消除各省市之间的市场边界,避免地方政府陷入分割竞争的“囚徒困境”,从制度层面改变地方官员的晋升机制,将资源配置效率与可持续发展指标列入官员考核机制。

撰稿人:浙江财经大学中国政府管制研究院 王磊 博士

0